【成长记-YT】「黑化」天鹅蜕变之路(九)

0
202

 

专题研究不易记得关注我们哦!

青春期少女一步一步将自己圈禁在内心的小世界里,抑郁着、强迫着自己, 爲了减肥节食、反覆催吐几乎成爲每个日常要上演的戏码,自残、自杀更变成了家常便饭。与父母的关系宛如一个三角形,不平行,也不交心。

绝望之际,抱着最後一丝希望来到青稞,开始进入督导组学习。课程中她逐渐看到狭隘的自己,看到父母的不容易,更有勇气面对真实的自己,她慢慢步入正轨,向光明走去。她是如何做到的?

十二月那期回去以後,很多一直挂在我心上让我想不通、想不开的事情都解决了大半。我不再花那麽多心思想一些事情了,因爲我知道了我总是把注意力放在这些事情上面是很有问题的,也知道了这些事情很多其实不算什麽,是我自己不停地演化、自己被自己的神逻辑给缠住了。

而且,习性难改,我就是对自己的心灵太苛刻了,受不了习性反覆的自己。

 

具体来说,比如前段时间因爲长胖太多而觉得自己已经走到绝境,活不下去了。现在醒悟了,自己或许没走到绝境呢,当我忙起来,我长胖、吃得多的困境就可以慢慢走出了。

後面自己心里面也少了很多莫名其妙的「气」,因爲我终於明白了我的「凭什麽要我做」「就不能让着我一点儿吗」的想法就跟我在家里的模式一样,被人迁就惯了,在学校、宿舍这样正常的生态环境反而受不了。

 

而且我还有一个比较进步的点就是,不老是在QQ空间里面发一些特别阴暗消沉的句子了。这也反映了我心态上的变化。

 

先说我回去以後听打录音的收获,再结合着讲我十二月的生活历程。

 

我听打的汇报录音,我发现了自己的这些问题。

习惯了在家里被人迁就,所以在学校遇到一丁点不合我意的事情我就抱怨、愤怒、受害,认爲大家是不是在针对我,爲什麽要我做这些;

以及老师鼓励我,要克服恐惧,学会直面冲突,敢於吵架;

我看到了自己刚搬进这个新宿舍的时候,也是把宿舍当自己家,让人容忍;

注意力只放在胖瘦、跟舍友的关系上,无事可做,然而,我越关注这些,反而越控制不好;

过於关注自己的感受,容易陷入情绪;

习性反覆也正常,就算我身上还有很多问题,但也一样可以生活得很好,要往前看,等等。

 

听打了我被沟通部分的录音,我站在旁观者的角度,看到了自己的受害、演化。仅仅因爲喜欢的男生跟别人在一起了,我就无限演化、放大,不去求证事实……这种思维模式渗透在了我生活的方方面面。

别人明明没那个意思,我却要瞎想,认爲你是不是想对我怎麽怎麽样,绝对是因爲我不好了你才这样……诸如此类。

直到现在都还在警惕这个点。

 

再梳理一下我接下来的学校生活。

 

刚回学校,我就开始了紧张的考试生活。心里面不再那麽乱,我可以专心致志地备战英语四级和普通话考试了。心里面没那麽膈应了。

因爲当初我的受害者意识还很严重,本来是我自己的疏忽,导致我错过报名时间、违反考试规则,从而才让我到了大二都考不出两个证,我却怨恨了学校和监考部门许久,只要一提到四级和普通话考试,我就愤怒发飙、浑身难受。

现在我看清了自己曾经的无理和受害,在对待这两个考试上面也心平气和了许多。

 

就这样我顺利考完了四级和普通话,心态也没有多崩,按部就班地参加了考试。只是在考普通话之前发生了一点小事,那就是我第N次看错通知,把考试时间看错了,辛辛苦苦大老远跑去普通话考场,结果扑了个空。

我的受害就又出来了。

这时我能够清楚地意识到自己迁怒於考试部门是有问题的,我也意识得到自己的受害成分,可我还是咽不下这口气,我还是爲此怒气冲天地打电话跟我妈抱怨了一路。

不过第二天到正确的考试时间以後,我还是跟没事人一样老老实实地再去考场了,并没有一直记挂在心上、各种想不开。

 

在宿舍,经过上次的吵架,我也意识到了自己的问题,所以也在尽量地改,我非常注意学习通知,更加关心宿舍的事情了,自己打扫卫生要尽心尽力。

只是因爲我自己就不喜欢那三位舍友,我就故意躲着她们,要检查卫生的前一天我自己先打扫完卫生,从来不跟她们有过多的接触和来往。这也是後面她们对我非常不满的重要原因。

 

虽然在老师的开导下我也明白了自己不能把太多注意力和重心放在宿舍关系等等上面,但我一时也找不到什麽能够将我注意力足够转移的其他事情。

二十号左右那段时间,我又开始爲宿舍的事情烦心了。就爲了一个晚上舍友老是把我吵醒的事情。我当时的想法是,虽然我也在尽力从自己身上下手、自己改变了(戴耳塞、配合舍友睡完觉等),但我还是避免不了几个舍友每晚的「联合轰炸」。

虽然我也有委婉提出几次请求,但毕竟说多了也不好,而且她们怎麽可能就爲了我一个人就小声;再加上我经常起牀早,她们没课的时候都得睡到中午十二点,我不可避免地在早上吵到她们,她们本来在这方面也对我意见很大。

於是我就很困扰。我被吵得难受了,我就打电话找我爸哭诉。我爸也挺重视这件事情,於是就亲自打电话说了我宿舍的这些事情。辅导员立刻给我安排了两间同专业同年级的其他有空牀的宿舍。

就在那两天,爲了这事我还跟我妈大吵了一架,我妈一针见血地指出了我的很多问题,可我就听不得这些重话。

 

她对我说:就你跟其他人作息不一样、跟别人处不来,你跟人家关系不好,还老要求别人怎麽照顾你,怎麽可能?

我一天到晚花这麽多心思在自己的吃睡上面,爲一点小事纠结成这样,你活得累不累啊?大家都有睡不好等等的问题,但就你整天在意这些,你太把自己当一回事了,少睡一会儿又怎样?就像我妈上面说的,我觉得睡得怎麽样吃了些什麽对於我来特别重要,宿舍随便一点事情我都要纠结个没完没了,我总爱把注意力放在这些事情上面。我在微信上跟老师们说了我最近宿舍的困扰,小玲老师指出,我妈说得有理,但毕竟每个人站的角度不一样;宿舍有问题不建议父母插手;可能因爲我自己焦点一直放在睡觉上面,反而更加敏感、易惊醒;想办法屏蔽一点声音,从自己身上下手,让自己放松下来,给了我很多建议等等。最重要的是,尝试一些能激发我热情、让我生活充实的事情,并推荐我看一些书籍和影视剧。後来我私底下去找那两间有空牀位的宿舍了解了一下情况,她们都很不愿意让人住进去。我自己也想了想,只要我多约束、多改变一下自己,应该还是可以和那三位舍友友好地相处的。这个月断断续续还是会暴食催吐,强迫自己不准碰一丁点儿精制碳水食物,在食物上还是对自己很苛刻,不过好在依然没有再计算热量。催吐了一次我就难过一整天,陷入情绪里面无法自拔,什麽事也没心思做,失眠,胡思乱想。外界随便一点事我都会备受影响。心情烦躁,有些小事难免不顺。仅仅因爲水杯的水洒了一点在书本上,舍友考试不停嚷嚷「考不过了」「我还有好多没看」……我就烦得不行,整个心思就放在这些事情上面,跟着别人一起焦虑。在淘宝上和商家客服聊天语气极差,大动肝火,仗着自己是消费者对着别人乱撒气。情绪一来,我自己本来已经发现的、正在改正的问题和习性就又收不住了,全部跟随着情绪放纵了出来。比如有一晚将近一点了舍友们还在打游戏,我被吵醒了。要以前我绝对气得火冒三丈满脑子想死了。但我当时就还算心平气和地坐了起来,拿着书点着灯开始背书。背了许久,一篇背得差不多了,我来了困意便回去睡着了。第二天老师刚好抽背我昨晚背过的内容。28号晚上,我接到一则快递点的电话,告诉我因爲商品少寄了东西,商家拒收,东西已经退回来了。(此前买过的一个两千块钱的降噪耳机,我觉得效果不好当天收货当天就退了,我清楚记得我把所有东西都装进去了的。)刚好那时我刚催完吐,心情很差,满脑子都是「我怎麽又这样了真没用」……挂了电话以後,我差点没疯了。我赶紧找淘宝耳机客服解释确认,他们一口咬定我少寄了零件,拒不退款,东西已经在退回的路上了。而我就在退完这个耳机之後就买了另外一家的降噪耳机,这钱还都是我自己攒的。我打电话跟我妈说这事,我妈安慰我,帮我想办法,可我就是听不进去,我在气头上我妈说什麽我都不爽,我愤怒地挂断我妈电话,又开始和客服理论了。但客服说售後早就下班了,有什麽事情明天再说。可我就是听不进去,我各种受害,跟客服说「居然要我等你们想逼死我是吗」「要钱没有要命一条」「居然敢污蔑我,我可是有抑郁症我要死了你们不会好过的」「黑心商家」……我就想要人家顺着我,立刻上班来跟我沟通。後面客服烦了,没再理我了。於是我就忍着滔天的怒气和委屈熬到了第二天早上。被退货以後重新买的耳机提示音吵醒,我爬起来操作了许久;第二天因爲手机掉进牀底没听见闹钟,即将迟到,早点没买头发没打理,打破了我早起的惯例;因爲去教室去的太晚而只坐到了倒数第二排……第二天早上一二节课我一直在跟售後聊天,没有听课。三四节课换了课和教室,我的好朋友(大一舍友,一直非常关心我的那位)湘湘过来找我一起坐。我没管旁边其他同学拉着她就哭了起来,跟她说了我快递少寄的事情,我说我是偷偷买的,最近老爸生意不好做经济也不是太宽裕。我觉得一方面是我自己没用太败家,另一方面,我坚信是淘宝商家爲了不退款而故意坑我,这让我觉得这世界上的人对我充满了恶意,这个世界就是想把我逼死。现在回过头来看,当时的我受害还是严重,情绪一来就只顾着自己发泄得爽了,说话做事完全不过脑子。动不动就想死,就觉得自己活不下去。可见还是对自己的感觉很敏感,也因爲这样,不知不觉地让身边的人对待我小心翼翼。上课期间,她也跟我着我一起操心,安慰我,帮我想办法。可我当时只觉得天都塌了,我觉得我活不下去了,只有死路一条。於是我一边哭一边在手机上写起了遗书,在网上拼命找自杀的方法和地点,还跟湘湘说「我这次寒假是不可能活着回家了」。
结果湘湘当然是吓坏了,立刻跟学校反映了我当时的情况和说过的话。我就这样哭到中午放学,也没管自己身处何地,身边有多少人。刚出教室门,学校辅导员老师就堵住了我,确认了我的情况以後,强制要求我下午去找学校的心理老师。我才知道原来连学校都惊动了。这下我才有点清醒了,发现自己正在把事情闹得越来越大。我心里面还是有些怨湘湘把这些告诉学校的,尽管也知道她是爲了我好。中午我爸我妈都打电话关心我的这个事情。转了两千块钱给我,让我不要爲这事这麽崩溃了。可我心里面还是不爽,我就要证明我是清白的,我就要证明那陷害我的商家是十恶不赦的坏人。我跟湘湘去快递点调了监控,把证明我没有少寄东西的监控视频发给了商家,并投诉了他们,申请淘宝官方客服介入。期间商家还是一口咬定我少寄,我跟他们周旋了许久,只觉得身心疲惫。下午我忍着厌恶去见了学校心理谘询中心的老师,拼命忍耐勉强应付完了心理老师。晚上我一个人在宿舍,舍友们因爲元旦即将跨年在外面聚餐。我爸跟我说学校现在要求他来学校陪我上学,否则就要我回家调整。我人又傻了,我没想到我会把事情弄成这样。我赶紧跟辅导员解释自己现在已经好多了,加上湘湘的帮助,辅导员才勉强同意说她会再和学校商量的。晚上舍友没出去一会儿就又回宿舍了,还给我买了奶茶,安慰我。我当时还觉得奇怪,我跟她们关系本来就僵,她们怎麽知道我心情不好还特意来安慰我?
我後面还挺感动的,我对她们说了很感激的话,我以爲她们现在跟我一样,是诚心想和彼此相处好的。可是我过几天才发现我错了。原来她们本来不想管我死活不想理我的,是辅导员告诉他们了我快递的事情,并强制要求她们回宿舍安慰我、看紧我。(她们後面吵架时候对我说的,她们已经很不爽了,但学校要求,没办法。)半夜果然失眠了。我拿着手机看着一本教自杀的书,只想着自己好像坚持不了多久了,好像要死了。第三天晚上我跟我爸吵架,我说可不可以让我死了,我活不下去了……那几天就是这样的状态,颓废、丧。督导小组 | 谘询师札记 | 案例实录 | 王琳文章合集 | 课程摘要 | 婚姻 | 出轨 | 家庭教育 | 小玲育儿 | 疾病 | 电影课 | 卧虎藏龙 | 色戒 | 心灵捕手 | 万箭穿心 | 休学 | 老鼠圈 | 复学记| 纪录片《镜子》解读| 央视《心理访谈》解读| 公主迷梦 |沙龙 | 变形记 |个人成长 |上课时间剩余名额
6月8~18日
已满员
7月12~22日已满员
8月10~20日少量名额9月7~17日
提前预定中

surfshark安全吗

0 0 投票数
Article Rating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Comments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